全球经济下行中的中国机遇

全球经济下行中的中国机遇

庾方琛发表于 太平洋游戏网_棋牌游戏综合门户
近期,全球多个主要经济体下调2019年经济增速预期,全球经济增速可能有所放缓。IMF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从2018年的3.73%降低为3.65%,其中发达经济体从2.36%降低为2.13%,新兴经济体增速稳定在4.68%。 在全球经济增速有所放缓的预期下,世界经济形势面临着压力和风险。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对《经济》记者称,全球经济下行对资产市场如房价、股价、汇率等可能会构成一些压力,不可避免地出现剧烈波动。 风险方面,华泰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对记者表示,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货币政策边际收紧使得全球流动性净减少,可能加剧金融市场波动及新兴市场风险敞口暴露。当前全球流动性环境相对收紧,源于美联储缩表导致美欧日央行总资产规模在2018年一季度出现拐点,其实质是美联储缩表幅度高于欧日央行的扩表幅度,流动性趋紧或对资产价格施压。 另一方面,英脱欧问题对全球的风险偏好及美元指数影响也比较大。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副所长王胜表示,一旦英脱欧,整个美元指数会阶段性地有所跳升,保守估计美元指数升3%对全球新兴市场压力也非常大。此外,从资产价格的角度来说,美股自身也存在着微观结构拥挤的问题,“由于长期美股低估引发了大量的被动资金以ETF等形式进入美股,这些资金的来源几乎都是401K等绝对收益账户,一旦市场波动率开始上升,美国大力资产配置发生迁移,美股的反身性会比较突出,也就是越跌需要被动减仓的资金越多”。 其次,“单边主义、保护主义甚嚣尘上,以WTO为核心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处于崩溃的边缘,但由于各国分歧比较大,新的格局和规则还没有形成”。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称,原先的分工体系被打碎,上中下游产业链、价值链正面临重组,产业发展可能会因此产生不确定性和震荡,而新的分工体系还没有形成。此外,意识形态方面缺乏包容性也必然会影响经济和社会的方方面面。 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快,我国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。目前我国政策取向以稳为主,李超认为,经济断崖式下行风险不大,且我国在出现类滞胀风险时,货币政策往往会增加对通货膨胀的容忍度,首先实现稳增长目标。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“逆周期调节”及“稳定总需求”放在首位,先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充分体现政策以稳为主的总基调。2019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再提“六个稳”,延续了以稳为主的总基调,预计积极的财政政策将继续发力,货币政策由稳健灵活适度转为稳健略宽松,将继续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。“就业优先政策”的方针下,预计就业政策或将继续加码。有观点认为,全球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。 对此,苏剑认为,如果从炒股的角度来看,最好的投资机会可能在中国,特别是金融方面的投资机会更多,而如果从实体经济投资来说就未必,“因为我国已经上升到中高等收入国家,要素成本尤其是劳动力成本已经相当高,特别是比越南、印度等国高很多”。 “传统制造业、科技产业、金融服务业等领域跟与中国的深度参与是分不开的,在中国深度参与全球主要发展领域的过程中,对外开放肯定是一个非常大的亮点。”在王胜看来,全球最大的增长机会是在中国,但很多投资需要考虑风险调整之后的一个动态回报,以及波动性等各方面因素。“可以确定的是,中国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机会,特别是中国的权益市场,估值还比较低,目前的价值阶段对外资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。另外,A股纳入MSCI因子的不断上调,也促成了外资对于中国A股的关注。当然,对于不同类型的资金、期限与风险敞口需求的投资者来说,还需要进行一个自我评估。” 另外,中美经济对比存在的“比差逻辑”和“比好逻辑”。李超表示,在“比好逻辑”中,美国经济相比中国更为强劲,中国将面临资本流出压力,此时国际收支平衡目标将面临更大的压力,稳经济的宽松政策空间也大大受限;但中国不怕“比差逻辑”,在“比差逻辑”中,两国经济都在回落,但是中国会采取政策对冲,经济韧性更强,使得相对没那么差,资本反而会流向中国。 从新兴市场内部看,能和中国进行资本回流竞争的国家主要分为两类,李超告诉记者,一类是经济体量较大的金砖国家,另一类是东南亚小型经济体。“总体判断,金砖国家仍无法冲击中国地位,东南亚小国容纳资金有限,这两类国家都不足以对中国带来较强竞争,我国市场预计将充分受益于资本回流。在外资回流、资产重估的逻辑下,继续看多人民币资产,A股有望迎来一轮长周期牛市行情。” A股进入技术性牛市以来,外资不断进入中国资本市场。“对海外投资者来说,中国的投资机会有很多。”徐洪才称,第一,中国扩大服务业,特别是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,因此,这方面对于外资来说是一个机会。第二,我国的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高速增长,这方面如德国、日本、美国等国都处于领先地位,对外资来说其实也是一个机会。第三,服务业的一个重要内容即我国的养老产业、银发经济这方面严重供给不足,日本、美国、欧洲等在这方面已经有现成的经验,可以和我国合作。第四,我国的高端制造业是国家产业政策引领的一个重要方向,外资可以参与该领域的投资,比如智能制造等热点领域。第五,中国的基础设施如铁路、公路、桥梁、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,外资可以选择一些其有优势的领域、技术或项目管理上和我国进行合作。 3月15日,在全国两会闭幕会议上,近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表决通过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》(以下简称“外商投资法”),这是我国外商投资领域第一部统一的基础性法律,将从明年1月1日起实施。在目前外资大量、长期关注中国市场的情况下,外商投资法的推出具有重要意义。 外商投资法确定外商企业在中国可以享受平等的待遇,减少外企的担忧,创造公平、开放、透明、法治化、国际化、便利化的营商环境。而中国营商环境的改善,对外资进入中国市场进行投资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外部条件,包括“全国一张清单”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等。 徐洪才表示,我国更加注重规则等制度型开放,以高水平开放带动改革全面深化在推进规则制度高水准的开放。“对于外资来说,营商环境的改善使其运营成本在下降,效率在提升。” 外商投资法其实对我国也有正面的溢出效应。对于我国的投资者来说,资本市场的机会也有很多。 苏剑认为,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,接下来老百姓消费升级的方向在哪里,哪里就是投资的方向和机会。未来,中国老百姓需要的是高端服务,消费将向高端服务业升级,比如教育、医疗、保险、金融、法律、信息服务等。教育、医疗等本身属于民生行业,不能把它作为经济发展的动力,但作为民生问题,应该把它做好,把问题解决,同时也能拉动经济增长。 此外,养老、医疗健康行业是可以市场化的一部分,比如保健、养生与医疗这类刚需没关系,可以作为拉动经济的行业。“其他的比如电影、电视剧、书画等行业完全可以作为拉动经济的手段,高端服务业比如文化旅游同样如此。”苏剑如是说。 为深化对国际国内金融形势的认识,深化金融改革开放,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,坚决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,推动我国金融业健康发展,《经济》杂志社将于今年5月25日召开“世界经济与中国机会”之2019经济高峰会议,对金融本质进行深入解读。
发表于